唯唯樂

廢柴段子手,奔放得爬牆,挖坑洞洞人一萬年。
7/21前點梗開放中,歡迎勾搭。

【LotR】At the very beginning(AL)

*kid!Aragorn(Estel)/Legolas

1 .Estel met Legolas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at the age of seven.(ignoring The Hobbit timeline)

2 .And that was a shiny-motherfucker-fairy-tale-are-you-an-angel-fell-from-heaven moment in his future-king-of-men eyes.

3 .Since the elves in Rivendell are normally brunette,Legolas was the first blonde elf Estel had ever seen.

4 .In elves' immortal life,they spent hundreds of years growing into adults,which means even when they were tiny kids,they barely changed in mere ten or twenty years(a thirty-year-old elf baby,ha).So when Legolas once left Rivendell and came back after a year,he was shocked by the massive change of teenage Estel(taller,deeper voice,stronger muscles etc.)Fortunately,he still was-and  will forever be-the sincere human boy he knew. And because of the Dúnadan's longer lifespan, Estel stopped aging after he was fully-grown ,and kept the young look he had in LotR movies.

5 .On Estel's eighteenth birthday, he gave his real name to Legolas as a gift . He called him Aragorn ever since then.

6 .Legolas is the one who taught Estel archery.

腦抽打了一波全英文,先發出來才能逼自己翻譯,大家加減看吧 我之後再貼中文版

【SPN】Kiss the Lips(SD)

*性轉注意
*口紅play百合小破車輪子屑屑
*其實什麼都沒有還拉燈了
*不好吃

翻車了 走評論微博連結😂

@糯米团子不能吃
@風殤

真的翻車了😂😂😂😂

【公告】Away From the Sea暫時停更

升學考倒數中+加5依舊沒有補,所以這一兩個月Away From the Sea會暫時停更,先在這裡給有在等文的小夥伴們道個歉……
等到補完加5一定會回來填坑的!(希望到時候還有人看QwQ

想操丁 想操小隊 想操葉子 想操阿射 想操Fili
病入膏肓.jpg

【The Hobbit】 I'm listening(索博)

*入坑小段子

「沒有人在聽我說話,沒有人!」Bilbo筆劃著,近乎神經質。
「我有在聽,Bilbo Baggins,」Thorin皺眉,「我重視著你的每一個字。」
Bilbo大概臉紅了。

只是想看一臉正直無意識撩漢的大舅和臉紅的小倉鼠Bilbo而已。
然後沒錯我又掉坑了。

【迷妹抒發】年下

攻必年下 兄有弟攻
我覺得我病了

【PotC】Away From the Sea 02-2(船鐵船)

*攻受無差
*非互攻/可以當船鐵或鐵船來看
*還沒補加5 衝突設定歡迎抓蟲

一條猙獰如蝎蛇的黑色印記橫越了他的胸膛,糾纏著那道奪走他心臟的傷疤,兩者仿佛共生共存,又若撕咬相爭。
「真諷刺不是嗎?」Will的指尖延著那些線條滑過,「一條試圖殺了你,一條卻讓你永遠活著。」
「看起來挺不好受的。」Jack輕描淡寫地評論道。
「彼此彼此。」Will扯了扯嘴角。
他們都很清楚,離開大海對Jack Sparrow而言不只是痛苦可以形容的,也許靈魂被掏空會更貼切一點。
屋簷下重歸死寂,只留下滿室酒氣和一絲絲海水的鹹澀。
有那麼一瞬間,這裡仿佛仍是他們所馳騁的加勒比海。
但錯覺永遠只能是錯覺。

垂死的不死之身和被大海放逐的海盜啊,同樣破碎,同樣苟且殘喘——有誰還能找到更美妙的組合呢?

tbc.
把02做個短小的完結 好像虐得不輕啊(抹汗
有點掙扎 如果再拖長一點感覺小麻雀就要枯萎了 可是還有好多東西想寫啊(趴
下一章保證有糖

【PotC】Away From the Sea 02(船鐵船)

*攻受無差
*非互攻/可以當船鐵或鐵船來看
*還沒補加5 衝突設定歡迎抓蟲

Jack已經太習慣在宿醉中醒來了,習慣到他甚至沒那麼確定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宿醉。
也許他心中還是多少有那麼一點期待酒精所帶來的眩暈可以取代他被剝奪的浪濤吧?
「Will?」Jack翻下吊床,含糊地喚了一聲。
水缸裡毫無聲息。
他繞過滿地空酒瓶,搖晃著走向牆角,直到Will Turner隱沒在水中的身影闖入視線。
詛咒顯然讓呼吸對他來說不再必要,水面下那張太過年輕的臉龐平靜如暝目永眠,清晨的光影穿透水波,輕柔地舞動於他的眉眼,如童話般唯美,卻也如童話般理應僅止於錯覺。
「跟條人魚一樣——」Jack嘟囔著彎身湊近,卻在下一秒被一把從水中竄出的匕首抵住咽喉,他咧開嘴,「——致命的那種。」
「我以為人魚都是致命的。」Will質疑著,利刃依舊精準地貼在來人的頸動脈邊。
Jack聳聳肩。他可以感覺到那雙原本屬於一名鐵匠的手沒有它的主人試圖展現的那般有力。
「別在我睡著的時候靠近我,」Will警告著收起匕首,「除非你想失去鼻子。」
「我以為確保你住得舒適是我的責任,」Jack晃悠著回到他的酒桶邊,「要朗姆酒嗎?」
「所以你就是這樣熬過來的?」Will避開他的提問,重新把自己浸回水缸中,「酗酒?假裝自己不會一離開陸地就葬身大海?」
「沒錯,」Jack誇張地咬開瓶塞,「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你真是一點都沒變。」Will哼笑著閉上雙眼,Jack幾乎可以感覺到他漫溢而出的疲憊,似乎光是這幾句閒扯就足以耗盡他的體力。
「你倒是變了很多,」Jack比劃著,「死咒,嗯?」
「我以為我父親全都告訴你了。」Will扯開自己的領口,語調不無諷刺。

tbc.
斷在奇怪的地方 不過只能這樣了 這一章估計會有點長……
基本都是在舖成設定 什麼好吃的都沒有 我對不起你們(連我自己都要被自己無聊死了QQ
拜託請不要嫌棄我QQ下一章會好吃一點…

【PotC】Away From the Sea 01(船鐵船)

*攻受無差
注意是「無差」不是「互攻」!
意思是當鐵船和船鐵看都可以!
R級以下、沒有Sex描寫、沒有Top/Bottom的差別!
(所以拜託不要再噴我了……
*還沒補加5 如果有衝突的地方可以直接指出 樂樂感謝您~

「不,不不不不不,我不答應!」
當Gibbs領著兩個水手把那只水缸安放在牆角時,Jack幾乎要抓狂了。
「Mr. Gibbs,你的船長命令你立刻把這鬼玩意兒搬走!」
「請容我拒絕,」Gibbs雙手抱胸,回敬了一個固執的眼神,「我們討論過了,船長。」
「不不不,是『你們』討論過了,這事裡沒有『我們』!」Jack近乎神經質地以手勢強調著。
「Jack,別傻了!」Gibbs打斷他,「這是皮靴Bill唯一的條件!想想看!你只要容忍這只小小的水缸夠久,就會有一整艘不死船的水手為你賣命——傻瓜都知道這有多划算!」
Jack張了張嘴,卻沒法再吐出一個字的反駁。
「你就將就一下吧,船長,」Gibbs在跳上馬車之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會盡快想辦法解除詛咒的。」
「那還真是傷人,」當馬蹄聲逐漸遠去,一句調侃沙啞地從水缸裡傳來,「叫我鬼玩意兒什麼的。」
Jack嘆了口氣,認命似地走回水缸旁——飛行荷蘭人號的船長正浸在一缸海水中回望著他。
「看來只剩下你跟我了,」Jack像從前那樣將兩人之間縮成耳語的距離,「好久不見,小Turner。」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