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唯樂

佛系文手:什麼坑?施主,都是業障。
更新隨緣,善哉善哉。
雜食而鹹魚,牆頭多到自己都害怕,

【Shadowhunters】Dancing Through The Night(Malec)(全)

「再說一次我為什麼得在這裡?( Why am I here again?)」 Alec不耐地扯著晚禮服的領口。
「這是個任務,老哥(big brother),」 Izzy拍開他的手,高跟鞋響得清脆,「爸媽必須瞞著 Clave接見幾個有希望支持我們的家族,而有什麼藉口比你的生日舞會來得迷人又合理呢?」
「好極了。」他們拐過最後一個轉角。
「別抱怨了,壽星,」 Izzy推開了會場的大門,漫天的音樂和禮服和雞尾酒幾乎讓 Alec想轉身逃跑,「再說,我們敬愛的母親希望你能多認識點暗影獵人女孩。」
「愚蠢的『被 Magnus Bane下咒』理論,」 Alec嘟囔著穿過人群,笨拙地把自己塞進某個陰暗的角落,「別指望我今晚跟任何人跳舞。」
「等你看到我送的生日禮物再說吧,」 Izzy聳聳肩,在大步離開前順手塞了杯雞尾酒給她的兄弟,「好好玩。」
Alec壓下了翻她白眼的衝動,心不在焉地啜了口手中的酒精飲料。
以天使之名啊(By the angel)。他痛苦地皺眉。跟 Magnus的手藝比起來,這簡直是對雞尾酒的侮辱。
忽地,一頭紅髮晃入了他的餘光。
「一個人嗎?」Clary半開玩笑地問。
「嗯哼,」他放下那杯可怕的飲料,「妳呢?」
「暫時也是。」
「Jace?」
「保密。」
「該死,又是個瘋狂的生日驚喜,」他嘆了口氣,「喔不,也許更糟,他跟 Izzy串通了。」
「真那麼慘?」Clary咯咯笑著。
「我從我的手足身上學到,世上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少來了,他們愛你,」她翻了個白眼,「你該學著開心點,Alec,還有,雖然我不想劇透,但我敢保證你會愛死這份禮物。」
「看著辦吧(We'll see),」Alec聳聳肩,「順便,如果妳爸媽堅信妳被妳的男友下了咒,然後試圖在妳生日那天幫妳找個門當戶對的女孩,相信我,妳絕對開心不起來。」
「好吧,看來你討厭驚喜,不開心先生,」Clary學著他的方式嘆了口氣,伸手在皮包裡掏了幾下,「那我還是在你被他們搞瘋以前先下手為強吧,生日快樂。」
Alec挑眉。那是一條銀色的箭型墜鍊,亮眼而不容忽視,卻在暗色的面料上不至於過份突兀。
「我自己做的,」Clary舉著它,微微一笑,「記得那次 Isabelle不在,你讓我幫你挑約會要穿的衣服嗎?你真的需要點黑色T恤以外的東西,至少,黑色以外的顏色。」
「呃,謝了?」Alec眨眼,幾乎有點不知所措。
「帶上吧,兄弟,」一雙手毫無預警地拍上了他的肩頭,「為了我的禮物,你會需要它的。」
「感謝天使,我現在更猜不出來你要送我什麼了。」Alec回過頭,瞪著那雙色澤不對稱的眼睛。
「你從沒猜中過。」Jace聳聳肩,繞過他來到Clary身邊。
「我說了,討厭驚喜。」Clary指出。
「嗯哼,那就是樂趣所在,」Jace半開玩笑地搥了Alec一拳,「去吧,Izzy在另外一頭等你。」
「這是在驅趕電燈泡嗎?」
Jace大笑,朝Clary伸出手,「我有這個榮幸邀妳共舞嗎?」
看著他們滑進舞池,Alec卻沒有嘗到從前那種熟悉的酸意,那就像是,一場被破壞的婚禮把一切有關迷戀的鬼東西通通過濾成了單純的兄弟情——老實說,這種感覺並不壞。
好吧,他準備好要拆禮物了。

「妳確定這真的不會為Alexander帶來任何困擾?」
階梯迂迴著向上,巫光石和魔法火花點亮了半個地窖。
「相信我,」Izzy停下腳步,石杖劃過了某道刻在牆上的符文,「你會是他最愛的困擾。」
牆面一分為二,另一道只屬於 Lightwood三兄妹的「後門」出現在裂縫那頭。
Magnus微微一笑,指尖下意識的摩擦卻泄漏了他的不安。
「嘿,放輕鬆,這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Magnus Bane,」Izzy抓住了他的手,「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只是,不那麼確定他會希望我在這種時候出現,」Magnus嘆了口氣,「妳知道的,關於Maryse,她畢竟是你們的母親……」
「噓!我不敢相信你竟然會這樣想,」Izzy打斷他,「他愛你,你這個四百歲的小笨蛋,我有時候甚至認為他愛你比愛我更多,而我很高興他終於願意自私一次了。」
Magnus沒有回答。
「嘿,看著我,」Izzy揉了揉他的肩頭,「他需要你,好嗎?他永遠都會希望你在他身邊。」
Magnus望著她,笑了。
「謝謝妳,Isabelle,」他握住了Izzy搭在他肩上的那隻手,「妳實在很善解人意。」
「這就是為什麼他每年都會愛死我和Jace送的禮物。」她聳肩。
「他討厭驚喜。」Magnus好笑地指出。
「嗯哼,那就是樂趣所在,」Izzy愉快地輕推了他一把,「加快腳步吧,生日禮物,我不會讓你遲到然後毀了這種一年一度的樂趣。」

「妳最好趁我發瘋前做點什麼。」
Alec皺眉,任由自己被Izzy沿路拖著前進。
「耐性是美德,老哥,」她微笑,停下腳步,「往右看。」
Alec不耐地抬頭,卻在下一秒愣住。
一道熟悉的、幾乎在人群邊緣閃閃發亮的身影。
「爸媽會宰了你們。」他警告,卻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生日快樂,大情聖。」Izzy在她的兄弟快步走開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晚禮服,眼影,亮粉,低調又招搖的酒紅色。
Magnus Bane就像往常一樣引人注目。
「嘿,」湊近,額頭相抵流暢地抹去了兩人間的距離,「一個人嗎?」
「很顯然是的,」巫師微笑著回答,「你的項鍊真令人驚艷,甜心。」
他們交換了一個吻。好吧,也許不只一個——而Alec一點都不在乎旁人投來的目光。
「讓我們把你弄出這裡吧,Alexander,」Magnus貼著他的唇低語,「我知道一家很有格調的餐廳,他們提供了全布魯克林最好的——」
「等等,Magnus,我們哪裡也不去,」Alec輕聲打斷他,「這是我的生日舞會,所以我想、我有權利……選擇一位舞伴?」
Magnus驚訝地挑眉。
「你確定嗎?親愛的?」
「我只是……需要指導,」他的耳根開始泛紅,語調卻異常堅定,「我、我有這個榮幸邀你共舞嗎?」
Magnus望著那隻邀請的手,笑了。
「當然。」
迴盪的旋律恰巧換成了某首不知名的抒情慢歌(Alec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看見Magnus彈指),腳步、人群、燈光,他有點暈眩,手裡的溫度卻讓他沒有轉身逃跑。
「我其實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Magnus的戒指摩擦著他的掌心,他嚥了嚥,幾乎是不安地。
「放輕鬆,甜心,這沒有那麼難,」Magnus安撫地捏了捏他的手,「來,扶著我的腰。」
一二三、二二三。最簡單的節奏,Alec Lightwood卻發現自己正第N次踩在他的舞伴腳上。
「以天使之名啊……」他挫敗地嘟囔,「我很抱歉……」
「別想太多,甜心,以一個初學者來說,你做得很好,」Magnus朝他微笑,「就只要,試著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Alec有氣無力地勾了勾嘴角,卻依舊緊緊握住掌中那隻比他略小的手。
這就像是,他們忽然回到了那座禮堂、那場婚禮、那個吻——關於相信,不顧一切的相信,相信有個人值得他拋下一切。
他忽然覺得胸口像是被什麼填滿了。
「現在,帶著我轉圈,Alexander。」
輕柔的指令,靈巧的旋轉,交握的掌繞過頭頂,Alec下意識地勾住了舞伴精實的腰肢,任由大巫師在略微驚訝之餘優雅地後仰了一個半弧再落回他懷中。
「你從未停止令我驚奇(You never cease to amaze me),Alexander。」Magnus在微笑中低語,弓箭手緊摟著他,似乎已經放棄了所有關於交誼舞的姿勢和距離。
「跳舞糟透了(Dancing sucks)……」他把臉埋進戀人的肩窩,抱怨的哼哼幾乎像是某種犬科動物。
此時此刻,他只想就這樣靜靜地摟著懷中的美好。
「如你所說,吾愛。」Magnus寵溺地撫著男孩的背脊。
然後,猛然間,舞池燈光大亮,耳邊的旋律硬生生被截斷在空氣中。
「Alexander Gideon Lightwood。」
四周的人潮向兩旁退開,Maryse Lightwood橫切過半個大廳,神色冰冷。
「母親。」Alec保護性地向前半步擋在Magnus身前。
「回你的房間去,」她瞪著自己的長子,「我要這個巫師立刻消失。」
「我的男朋友正要離開,(My boyfriend is leaving, )」Alec回望著牽起Magnus的手,語氣銳利地像在宣戰,「跟我一起。(with me.)」
他可以看見震驚、憤怒和失望在他母親的瞳孔邊緣燃燒——然而他一點都不在乎。
「Alexander,我有說過每一次你為了我挺身而出時我都想立刻撕碎你的衣服嗎?」
當他們十指緊扣著大步走出學院,Magnus忍不住輕笑。
「你該溫柔點(You should be gentle. )。」Alec聳聳肩。
「喔,天使在上,我的小甜心也學會骯髒的小把戲(play dirty)了,」Magnus半心半意地驚呼,然後踮起腳尖從Alec的嘴角偷走一吻,「生日快樂,小惡魔。」
Alec笑了。
有史以來最棒的生日驚喜。

總算,歷經幾個月,手癌末期終於嚕完了……
因為前面稍微做了點微調 所以整理成完整版丟上來
原本打算出國前發的 結果現在都在英國第二天了請打我謝謝😂😂
總之 很感謝當初甜草太太的點梗 第一篇Malec獻給她 發完上學去 Malec Forever!!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