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唯樂

佛系文手:什麼坑?施主,都是業障。
更新隨緣,善哉善哉。
雜食而鹹魚,牆頭多到自己都害怕,

【Marvel】The Thief(冬叉)01

*半AU 大概是個精神疾病監獄梗 大量私設注意 暫不詳列以免劇透


電子腳鐐在醜陋的亮橘色褲腿下像個定時炸彈一樣靜靜閃爍著。

領路的獄卒在那扇鐵門前停下腳步,你幾乎能清楚聽見他把麻醉槍上膛的聲音。

搞得好像幾支麻醉針就可以在你扭斷他的脖子之前放倒你一樣。你哼笑了兩聲。

「在這裡站好。」他比劃著,試圖讓自己聽起來足夠兇狠。

你偏過頭,挑釁似地舉起被銬住的雙手。

現在你可以確定你背後那一打增援警力都把他們的麻醉槍上膛了。

「我們說好的,不是嗎?」你咧開嘴,用下巴朝著手銬的鎖孔示意。

獄卒啐了一口--在你看來他幾乎要尿褲子了--粗魯地扯掉那副手銬。

鐵門滑開了,你活動著手腕,漫不經心地晃進他的囚室。

合攏的入口,冰冷的鐵盒子,昏暗的光線--只有你,和縮在牆角邊的他。

似曾相識,不是嗎?你輕笑。

「嘿,士兵。」

他抬起頭,一雙無神的綠眼珠像是兩塊龜裂的冬日湖冰。

你掃了一眼滿室的狼藉--拳頭的凹痕,當然,畢竟他們還讓他留著那隻鐵胳臂--半心半意地吹了聲口哨。

「累了嗎?」你問。

有那麼一瞬間,錯覺取代了現實,他仍是那個危險的九頭蛇資產,而你正千篇一律地試圖確保他運作順暢。

你扯開嘴角,晃到他身前,大咧咧地蹲下。

他的視線始終跟著你,卻依舊空洞而破碎。

「睡吧,士兵。」

一個吻,不,也許連吻都算不上,而僅僅是嘴唇相貼。

吸氣、吐氣。你在心裡默數。

三、二、一、停頓。

有那麼一瞬間,你像在親吻一具死屍。

下一秒,原本的輕觸變成了一個挑逗的法式舌吻。

你任由他扣住你的後頸,有力的舌尖在你的口腔裡橫行,直到你喘著氣退開。

那雙眼睛此刻飽滿而生動。

你笑了,然後惡狠狠地給了他一拳。

一群獄卒闖了進來,手忙腳亂地把你壓倒在地上。

「你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也會感覺得到,對吧?」他齜牙咧嘴地揉著發紅的臉頰。

「鬼在乎,下地獄去吧Barnes。」你惡毒地朝他啐了一口,無視被用力反銬在身後的雙手。

直到你被拖出囚室外你都沒再多看他一眼。

tbc.

第一篇冬叉 就是個腦洞 一口氣嚕了七百多字 原本想發SY但是它又掛了orz

想做出懸疑讓人想往下看的感覺 所以警告可能不是那麼詳細 只能說如果雷詹叉(布魯克林小王子個性的冬兵)建議不要追更新

還不確定是BE還是HE看我心情(?((可能有點報社((小聲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