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唯樂

佛系文手:什麼坑?施主,都是業障。
更新隨緣,善哉善哉。
雜食而鹹魚,牆頭多到自己都害怕,

【Marvel】The Thief(冬叉)02

BGM:

gnash - I hate you,I love you(feat. Oliva O'brien)

Martin Garrix & Bebe Rexha - In the name of love


驚醒的感覺就像溺水,差別只在於,噩夢不會真的殺了你,而是在將你折磨殆盡之後留你一人獨自苟延殘喘。

你掙扎著呼吸,手銬連著床架的那頭叮噹作響。

他的輪廓在牆角邊若隱若現。

「不管你想要什麼都滾回去吧,Barnes。」你甚至沒有一絲驚訝。

他總是在那裡,在你最脆弱的時候出現,卻永遠不是你期待的那個人。

他嘆了口氣。

「他快醒了,」他走過來,一把小刀就這麼出現在他手中,「到時候他會需要你。」

「他們銬住我是有原因的。」你咬住臉頰內側,厭惡地看著他用刀尖三兩下替你解開手銬,卻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看吧,苟延殘喘。去他的鎮定劑。

「無所謂,」他的聲音裡有一絲疲倦,「他會留下。」

你瞪著他。

「你瘋了。」

「他知道怎麼回去,」他扯開一抹微笑,「這裡的保全系統爛透了,而明天早上你甚至不會注意到我來過。」

就像你所有的噩夢一樣。你閉上雙眼。在夜裡,來了又走。

他望著你,卻沒再開口,空氣靜得發冷,直到你面無表情地翻了個身,挪出半張床位。

胸膛、呼吸。他側躺下來從背後擁抱你的動作似乎再自然不過。

又是錯覺。關於某個冰天雪地的任務和受傷又失溫的你。

下半夜,你沒再驚醒。

tbc.

比上次短小的更新,沒有人回覆我開始失溫梗窮了(?

不知道有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看官們回復一下吧orz很想知道我到底透漏了多少訊息

後續可能比較卡,因為雛形比前兩章更模糊,所以......

我會加油(?

评论(2)

热度(7)